秦皇岛专业开锁换锁芯公司电话:0335-8996110 室内保洁 秦皇岛云家政 青龙开锁

今天是:

家政秦皇岛

版权所有:秦皇岛开发区锁锁开开锁家政服务部

地址:秦皇岛市开发区

电话:0335-8996110

手机:13473844268

联系人:高先生

网址:wwww.qhdyun.com

成功案例

湖南双峰:爱心养老院的春节之痛

时间:2015-02-28 17:51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罗仁初落网了。这名性格内向的64岁养老院护工,在大年初一凌晨持砖袭击了18名老人和老板亲属。 案发地在湖南省双峰县爱心养老院。这是该县唯一的民办养老院,硬件颇具实力。根据
 罗仁初落网了。这名性格内向的64岁养老院护工,在大年初一凌晨持砖袭击了18名老人和老板亲属。

    案发地在湖南省双峰县爱心养老院。这是该县唯一的民办养老院,硬件颇具实力。根据官方通报,截至2月21日,事件共造成3人死亡、15人受伤。

    双峰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办案警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罗仁初涉嫌故意杀人罪已被刑事拘留。案件起因是养老院没能按时发工资,罗觉得受到了欺骗,于是袭击老人来报复老板,“让老板去赔钱”。

    血案牵出了这个养老院的财务尴尬。事发后,多名村民聚集在养老院,要求养老院法定代表人房鸿春归还此前欠款。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负责人表示,案件涉及的财务纠纷已由经侦大队立案调查。

    房鸿春本人及其亲属对这些说法不予置评。房鸿春称,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配合政府把受伤老人安置好。她也承认,另一个任务“就是要把财务问题搞清楚”。

    事实上,无论案件起因为何,行凶者都必须受到法律惩罚。不过,在这起春节血案发生后,一些受伤老人的家属发现,他们不知未来能把老人安放何处。

    负债的知名养老院

    2月23日下午,双峰县永丰镇爱心养老院。这栋5层的黄色楼房周围,聚集着近百名村民,一些人手里拿着借条。

    向他们借钱的是养老院的法定代表人房鸿春。借款少则数千元,多则数十万元,有的已过了还款时间,有的还差几个月到期。养老院的一些老人也把钱借给了她。

    “现在养老院出了事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把钱讨回来。”多名村民担心,当初房鸿春的借钱理由是“扩建养老院”,而如今,养老院既欠着护工大笔薪水,又面临着对伤亡老人的大额赔偿。

    以护工行凶事件为分水岭,这个曾经闻名当地的爱心养老院此刻深陷舆论漩涡。

    养老院建成于2011年,总投资400多万元,于2012年国庆节正式投入使用。《湖南日报》头版2013年9月对其进行报道,评价其为“双峰县唯一获得民政审批的民办养老院”。

    公开报道显示,房鸿春今年48岁,曾在外务工,她的弟弟2005年因肺结核、脑积水等疾病去世,于是房鸿春“决心建养老院,让老人安享晚年”。

    与众多农村一样,双峰县有不少年轻村民在外务工,有的年轻人一年才能回家看望父母一次。养老问题令许多村民担忧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受到了表扬的,省里的领导还来参观过。”房鸿春的亲属向中国青年报记者感慨,创业艰难,养老院24小时供应热水,每个房间都有空调,“讲究的是宾馆式的起居环境”。

    在亲属的描述中,房鸿春在挑选设备时“眼光很高”。养老院有专门的活动室、休息室和电影放映室,许多设备都是2012年刚刚置办的,“老人住在这里很舒服,孩子过来看望也很方便”。

    养老院的二层到五层住着老人,每个房间通常住两人,大一点的可住3人,有特殊需求也可安排单人间。价格通常为每月1250元,如果老人生活不能自理,费用则要2000多元。

    “2014年,养老院住了100多人,全县各个地方的人都有。”房鸿春的亲属透露,有的老人子女还一次性放在这里两万元,年底再统一结算。

    即使行凶事件发生后,这家养老院依然“一床难求”。周边村民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,直到现在还有人咨询入住事宜,“它在双峰算是最好的了,老人放到其他地方也不放心”。

    但春节血案让另一部分村民的信心急剧丧失。近日,将近70名村民向双峰县有关部门递交了联名信,要求调查爱心养老院的财务问题。

    危机早有预兆。在2012年、2013年多家媒体的报道中,房鸿春承认养老院正“负债运行”,但她表示“有信心把养老院越办越红火”。

    “到农村办养老院压力很大,资金问题和风险都很大。”房鸿春的一名亲属坦言。

    节俭而较真的老护工

    2013年10月,爱心养老院运营将近1年时,罗仁初的妻子彭春(化名)成了该院的护工。彭春所在的沙塘乡与永丰镇相隔19公里,她经朋友介绍与房鸿春认识。

    “我感觉环境还不错。后来房院长也打给我电话,我就去了。”彭春告诉记者,她想出去找份工作,正好有朋友介绍了养老院。

    罗家育有一子两女,均已成婚。彭春说,她和罗仁初都希望“自己能干活的时候好好干活,尽量帮后辈减轻负担”。

    他们的生活相当节俭。年过六旬的罗仁初有时一边在外打工,一边还会想着干农活,“天刚亮就出去,有时还赶着晚上回来打农药杀虫,有一年插秧插到了夜里一点多”。

    甚至,出去赶集的时候,其他人都拣新鲜的水果买,罗仁初每次都只买剩下的,回来还和妻子炫耀:“你看这一堆水果只要4元钱。”

    “他的身体本来就不好,还患有风湿,但他舍不得治病。”罗仁初的一名亲属透露。

    彭春在养老院工作近一年后,2014年9月,罗仁初也来到养老院。彭春指望,这样一来,两人可以互相照应,罗仁初也不用到处打工。

    爱心养老院共10多名护工,近100个老人。护工每照顾一人,每月就能拿470元。罗仁初负责照顾9人,彭春负责7人,正常情况下,夫妇每月能赚六七千元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生活很单调,就是照顾老人的饮食起居,以及负责区域卫生工作。”彭春说,养老院需要人24小时值班,她住5层,丈夫住4层,而这两层主要住的是生活难以自理的老人,“我们晚上经常要起来,最多的时候七八次”。

    住进爱心养老院的老人,各有各的家庭难处。村民朱先生2013年结婚,2014年去外地打工。76岁的父亲腿脚不便,同样腿不太方便的妻子没法照顾他,“看到养老院环境不错,父亲就嚷嚷着要过去”。

    另一名村民左女士的父母瘫痪。她说,父母只有两个女儿,她们曾试着在家照顾父母,但上班实在太忙,压力太大,便只好把父母一起送到了爱心养老院。

    接一些老人入院也成为罗仁初的工作之一。一名村民回忆,他最后一次见到罗仁初是2014年年底,那天恰逢罗的64岁生日。

    “他回来接隔壁村的老人去养老院。后来谈妥了,打算过年后过去,由他亲自照顾。”该村民说。

    在彭春看来,这个举动并不意外,因为罗仁初一直都是勤劳认真的人,“只要哪里能赚钱,就往哪里去。干农活,不管早上还是晚上,一定要做完才安心”。

    但她没有想到,较真的丈夫即将与一场麻烦产生联系。

    护工袭击老人报复老板欠薪

    2015年春节一天天临近了。不过,爱心养老院的一些老人没有回家过年。

    朱先生说,他的孩子出生后在海南的岳母家,今年暂时就没有回湖南过年,“如果回家,我肯定会接父亲回家过年”。

    左女士的儿子正好从德国回来。碰上过年、过生日,他们不想太麻烦,就出去“躲”了,也没有接父母回家。

    养老院用抽签的方式决定哪些护工留院值班。罗仁初中了签,于是,这对原本打算回乡过年的夫妇一起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彭春回忆,除夕有近30名老人在养老院过年。她所在的5层大约有8个人,罗仁初所在的4层则有16人。

    房鸿春的一名亲属说,为了让老人过好年,养老院杀了3头猪,“平常一个星期一般能吃掉一头猪”。

    欢乐的气氛没能感染罗仁初夫妇。彭春说,他们与房鸿春发生了争吵,“我们俩9月份以来的工资一分钱也没有领到”,大约被欠了4万多元。

    办案警官证实了这一点。他告诉记者,养老院所有的护工工资都没有结算完,因为房鸿春说有压力,“不过,每个人都预支了一部分,房和他们约定正月底结算”。

    彭春说,房鸿春此前承诺过年前给他们预支1万元,但多次催要,房鸿春直到除夕夜只给了6000元,其中2000元还是临时找人借的。

    对此,房鸿春本人及其亲属不予置评,称暂时不方便回应。

    彭春回忆,当时,罗仁初很生气,丢了一句狠话:“事情到了这个份上,我会让你后悔的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,我看到我丈夫脸色都变了,就叫了另一个护工,一起把丈夫劝到了床上让他睡觉,已经是晚上10点多了。”彭春摸了丈夫的额头,感觉很冰凉,问他要不要吃点东西,“他一句话都没有说,只是摇了摇头”。

    彭春告诉记者,这些工资都是血汗钱,罗仁初到养老院工作后,夫妇很少回家,“回来还要车费,觉得蛮浪费的”。

    悲剧在几小时后发生。彭春说,半夜,另一个留下的护工叫她,“彭大姐,出事了,赶快下来”。

    “我看到他在打人,整个人都吓坏了。”彭春恍恍惚惚地下了楼,看到丈夫好像和房鸿春的母亲起了冲突,“我拉开他,房院长的母亲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办案警官告诉记者,她们没能阻止罗仁初,罗又拿起砖头接着打人。

    根据事后的官方通报,2月19日凌晨两点,罗仁初持红砖在院内行凶后逃跑,截至2月21日,事件造成3人死亡、15人受伤。通报把事件起因归结于“养老院护工罗仁初因与养老院法人代表房鸿春发生矛盾”。

    办案警官说,这18人包括16个留在4楼过年的老人,以及房鸿春的母亲和弟弟。

    “罗仁初后来和我们说,当时就是想报复,让老板去赔偿,也没有去想会有什么后果。”办案警官表示。

    房鸿春的一名亲属负责把人送往医院,“场面很可怕,有些人都抱不起了”,“当时那一层人很集中,4楼那些人基本上没有什么反抗能力,很多老人当场被打懵了”。

    “他平时也不是这个性格,我们要是发现了,肯定会让他离开养老院。”这名亲属说,他们没想到罗仁初会做这样的事情,“等我们上去的时候,他已经打完了”。

    血案折射农村养老困境

    罗仁初2月21日下午在湘乡市被抓获,但血案引发的连锁效应正在发酵。

    对于借钱给房鸿春的人来说,他们对养老院持保留态度。一些村民在给有关部门的联名信中说,养老院骗了他们的钱,要求公安机关调查。

    双峰县公安局政工室负责人告诉记者,案件涉及的财务纠纷问题正在侦查过程中。

    “倾家荡产也要负责到底。”房鸿春则反复强调对这次事件的态度,“该对老人家属负责的,一定不会逃避”。

    她表示,目前最主要的任务是配合政府把医院的老人安置好,另外就是要把财务问题搞清楚,“养老院一定要搞下去,我们会加强护工培训和养老院管理。这个事情是为社会做事,我一定要做好”。

    房鸿春在电话中说,她现在人在公安局,有些问题不方便讲,应该暂时回避一下,“等过段时间出去了,想举行个记者招待会”。

    在房家人看来,爱心养老院在当地是有知名度的,“养老院是福利事业,做起来不容易”,“我们其实刚刚捱过最难熬的时间,刚刚有点眉目,没想到出了这样的事”。

    周边有村民表示,虽然对房家接触不多,但感到他们对老人还是蛮负责的,“有一次,一个老人走丢了,房当时叫了车子立马出去,追到县中医院才把人找回来”。

    此外,养老院还要求,上街必须至少两个人一起,以防老人出事。 

    多名村民告诉记者,除了办爱心养老院,房鸿春还办了爱心幼儿园、爱心宾馆。 

    但此刻,房鸿春需要面对的,还有躺在医院的老人。办案警官透露,现在,至少有6名老人已经去世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们也不知道后续会如何,毕竟这么多老人要做好善后。2012年我们刚起步,到现在慢慢获得认可其实很不容易,不管是设施还是文化,都能达到先进的标准。”房鸿春的一名亲属说。

    他说,这个事情非常令人惋惜,但是他们客观上无法监视别人的心理,而且不可能24小时跟着护工,“不过以后如果继续做,还是会多多注意这个问题”。

    “其实做公益压力很大,有些人不理解,以为我们只是为了赚钱,其实不只是如此。”他告诉记者,“作为双峰第一个养老院,我们压力也很大,也没有可以学习的,都是靠自己摸索,现在走到了河中央滑了一跤,接下来是浮起来还是沉下去,我们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更多老人仍然静静地躺在医院。

    左女士的父母都在此次事件中受伤,她和50岁的姐姐轮流来医院照顾老人,“等伤情稳定一点,我和姐姐打算把父母接回家去,但我们平时仍要工作,照顾老人压力很大”。

    家住双峰县城的朱先生表达了同样的担忧。他要外出打工,而姐姐也马上要开始上班,如何照顾脑积水的父亲成为他们共同的心病。

    “爱心养老院肯定不能去了,怕父亲留下心理阴影。公办的敬老院环境又跟不上,我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。”朱先生说。

    本报湖南双峰2月25日电

(责任编辑:admin)